楚门之至强术士 第1章 你这个废物不如去死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楚门之至强术士小说简介

《楚门之至强术士》是作者不成灰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顾南城,楚飞飞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你死到哪里去了!翔翔昏倒了你都不去管,成天就明白在你那破屋子里鼓捣,楚养的你这么久,你良心让狗给吃了不成!”江华市中心医院,顾南城火急火烧火燎的跑到抢救室门口,可顾南城被喷了一脸的唾沫,可他丝毫不敢有一点儿火气,因为他是楚家的赘婿,一个一无所有任人践踏的赘婿!。...

楚门之至强术士小说-第1章 你这个废物不如去死吧全文阅读

“你死到哪里去了!飞飞晕倒了你都不去管,整天就知道在你那破屋子里捣鼓,楚家养你这么久,你良心让狗给吃了不成!”

江华市中心医院,顾南城火急火燎的跑到抢救室门口,可还是还没赶上见老婆,就被丈母娘指着鼻子骂。

顾南城被喷了一脸的唾沫,可他丝毫不敢有一点儿火气,因为他是楚家的赘婿,一个一无所有任人践踏的赘婿!

他急忙解释道:“妈,我不是有意不管飞飞的,我真的不知道......”

可凌燕根本不听顾南城的解释,直接一巴掌扇了上去。

“啪——!”

巨大的声响在医院的走廊里,显得格外刺耳,许多病人开始朝着这边张望。

“滚开!别叫我妈!你这个没用的废物!我就算是养条狗,都比你有用多了!”

凌燕怒不可遏地咆哮着,要将火气全部撒在顾南城身上。

“你说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连自己老婆都管不好,养你还不如养条狗呢!”

“对!你本来就不是个男人,结婚三年了,你到现在连个种都留不下,我要是你,还不如趁早死了算了!”

被丈母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嘲讽不是个男人,而且连生不出孩子的无能事都抖了出来!

顾南城只觉得自己的尊严被狠狠踩在了地上!周围人看他的眼神都变得怪异了,仿佛整个医院的人都在等着看他的笑话!

顾南城的脸色憋得通红,拳头吱吱作响,恨不得立刻上去将那个恶毒的女人掐死。

可是他只能拼命地忍住怒火,指甲嵌进肉里的疼痛,让他保持住了最后一丝理智,不断地告诉自己:还有一天!最后一天!

“啪——!”

凌燕又一巴掌扇了上去,瞪着眼睛骂道:“怎么!攥着拳头还想打我啊!你这个没用的废物,你敢打我吗?你敢吗!”

顾南城气得浑身颤抖,牙齿都快咬碎了,“妈!你........”

“啪——!”凌燕第三个巴掌呼啸而至。

“呸——!你这个没用的废物,没资格叫我妈!我告诉你,今天都是因为你,飞飞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给我去死!”

顾南城觉得自己已经忍不下去了,可就在他要爆发的边沿,身后抢救室的门突然打开了,楚飞飞被护士推了出来。

天生温婉秀美的她,此刻虚弱的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像一朵雪莲花一般,看得人一阵心疼。

顾南城急忙俯身过去,想要拉住妻子的手,“飞飞!你还好吗?”

可是楚飞飞却瞬间将手收了回去,好像根本不想看到顾南城似的,连脸颊也转向了别处。

“看到了吗?你这个没用的废物!赶紧滚开!飞飞根本就不想看见你!别在这儿恶心人了!”

凌燕一把将顾南城扯开,看着虚弱的女儿,眼里满是心疼,内心里更加的憎恨顾南城了。

本来顾南城在楚家就毫无地位,只有楚飞飞看得起他,但是这次他因为沉浸于修习功法,连楚飞飞低血糖晕倒都未能及时发现,险些让她丢了性命,所以此刻的顾南城仿佛真的变成了一个多于的人。

可是,他依然转身去了医生的办公室,问了一些楚飞飞饮食上的问题,准备去给她买些饭菜回来。

毕竟整个楚家,只有楚飞飞是尊重他的。不过那种尊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尊重!

顾南城提着饭菜,准备敲响楚飞飞的病房,却猛然间被人扯住了后脖子!

“顾南城!你给我去死——!”

“嘭!”

气势凶猛的一拳,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顾南城的脸上,他踉跄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鲜血瞬间迸发了出来。

“楚臣!你干什么!”顾南城怒道。

楚臣是楚飞飞的亲弟弟,在听到母亲说姐姐是因为这个废物而险些丢了性命时,本就脾气凶暴的他,怎能忍下这口气?

“干什么?我干尼玛!”

楚臣再次一脚飞来,踢中了顾南城的腰间,让他整个人都躬了下去。

“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楚家对白养你这么久,让你看着点我姐你都不愿意,你跟个死人有什么区别!我现在就让你去死!......”

楚家的人似乎都很有默契,只要出了什么差错,就肯定全是顾南城这个赘婿的错,只要用他撒气就可以了,反正他本身就是个废物!

楚臣又狠狠踹了这个“姐夫”几脚,厉声道:“你等着!我姐这次要是有什么事,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顾南城双手抱着脑袋,使劲蜷缩着身子,身体瘦弱的他,根本不是楚臣的对手,尽可能得保护住要害部位。

“我呸!”楚臣吐了一口痰在顾南城身上,一脸厌恶道:“我真他么看见你就觉得恶心!”

说完又重重踹了一脚上去,转身进了病房。

两人的打斗声连隔壁病房的人都吸引了出来,可是楚飞飞却像是没有听见一般,毫无动静!

顾南城咬着牙慢慢站起身,转头深深看了一眼那个病房后,苦笑着挪动步子,走出了医院。

丈母娘?小舅子?甚至......妻子?这些本该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仅剩的亲人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

顾南城无助地走在街道上,心中的委屈,悲愤,不甘,全都转化成了泪水,慢慢滑过了清瘦的脸颊。

他来到了一座陵园内,停在了一个没有墓碑的坟头前,将一直紧紧捏在手里的饭菜丢了上去。

然后像是能一眼看见里面沉睡的尸体一样,直直的盯着坟墓。

“师父,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这三年的时间,我都按照你的嘱咐走过来了。”两行泪珠顺着顾南城的脸颊滑落,他的声音变得沙哑。

“三年了,天机门隐匿世间三年,今日将重见天日!”

掏出一个老牌诺基亚,拨通了一个三年未曾拨通的号码。

“少,少主,是你吗?”电话那头传出了激动的声音。

“是我,在九天阁等我。”

“那,其他人通知吗?”

顾南城沉默,电话那头也沉默了,召集同门,就意味着开战争夺,但在争夺开始之前,他有一些事,不得不做。

没有言语,挂断了电话,最后看了一眼无字墓碑,顾南城轻声呢喃:“世间挣钱财,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争天下,争天机,争一个前途坦荡,争一个血流成河。”

眼神中,那种怯懦的目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未见过的淡然。

他就站在那,像一座高山,不可逾越!

潜龙在渊,腾必九天.......

而今日,就是飞龙之际。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