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求生笔记 自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末日求生笔记小说简介

《末日求生笔记》是作者善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变为变异生物的就,而其体魄,反应力,也因病毒的非常强烈变的极其凶悍敏捷度。这种变异生物原体,因其狙杀周期长,无法分辨,彻底毁灭力高,已在数年内造成几个幸存者地沦陷。  井然此时此刻面对自己的小女孩就是这般,疯狂撕咬完阿龙后,如猿猴攀藤,身姿非常灵活的在空中跃动。井然连续对井然此刻面对的小女孩便是这般,撕咬完阿龙后,如猿猴攀藤,身姿灵活的在空中跳跃。井然连续对准开了几枪,丧尸尖叫一声,消失不见。。...

末日求生笔记小说-自杀全文阅读

  普通丧尸在识别上并不困难,几乎被咬中的瞬间便会产生变异反应,肤色青紫,双眼猩红,对人类活肉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嘶哑欲望。而丧尸原体则不一样,作为最活跃没有经过任何稀释的病毒,潜伏在人体深处,开始的反应仅仅是生有些许红斑,一小时后开始发烧,发冷,轻微痴呆现象。三小时后心率缓慢,全身麻痹。等到六个小时,才出现昏迷不醒,心跳中止,大脑停止运作等病况。此时,一般人以为它已经死了,但恰恰相反,这个时候,才是变成丧尸的开始,而其体魄,反应力,也因病毒的强烈变得异常凶猛敏捷。这种丧尸原体,因其潜伏周期长,难以辨别,毁灭力高,已在数月内导致几个幸存地沦陷。

  井然此刻面对的小女孩便是这般,撕咬完阿龙后,如猿猴攀藤,身姿灵活的在空中跳跃。井然连续对准开了几枪,丧尸尖叫一声,消失不见。

  小波,带着大家去二楼,不要让他们乱跑,集合在一起。话刚落地,四周灯光突然熄灭,通检区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跑到远处的人失去最后一点灯光依托,发出惊恐尖叫,脚步慌乱,四处逃窜。

  刘波已经慌了阵脚,呆呆的望着不远处阿龙抽搐,从嘴角吐出的猩红血液。紧握手枪,不知所措。

  井然对着无线耳麦大吼:“电,给通检区通电。

  王力声音冰冷:“局势已经无法控制,为了常州十几万人的安全,我必须要启动备用方案,彻底摧毁这里。

  干!井然怒吼一声:“你必须要给防疫总署打电话,只有他们同意,备用方案才能启用。

  王力毫不妥协:“必要之时需必须之法,我是在贯彻安保委员会刚刚下达的最高指示,谁也无权干涉。

  王力如此冷酷,井然也撕破脸皮:“王力,你这是想毁尸灭迹,你我都清楚,外面排了这么多人,为什么单单这几个人能经过通检区,经过的时候,那个小女孩不可能没有异常反应,如果仅仅是贯彻指示这么简单,******,你要早贯彻指示,这些人会进来吗?

  王力语气不起波澜,公事公办道:“你可以对我又误解,我如果是你,也不会感到不公,愤怒,但公众利益高于一切,事关大局,我不能有丝毫动摇。话完,任井然如何吼叫,对讲机再无任何反应。想连接防疫总署电台频率,却总被干扰,井然明白,王力铁了心要摧毁这里,此刻恐怕已有爆破团队赶来,对这个区域进行彻底清理。

  身前妇女看着自家孩子短短时间产生的异变,已不再叫骂,哭闹,而是神色呆滞,两眼无神瞪大,站在原地。旁边丈夫也长时间保持搀扶姿势,冷汗从额头丝丝滑落,咽下一大口唾沫,粗重喉结抖动,响起脆耳声音。

  井然手掌重重一拍:“不要愣了,跟我走。

  刘波率先清醒,上前使劲摇晃夫妇身体,丈夫慢慢从失神状态中脱离,但妻子却是任你摇晃,拍打,只是一味傻笑,哈水流下。

  她疯了,小波,背着她!边说井然边快速脱掉笨重的生化服,持枪先行开路。刘波走向妇女,刚伸出双手,耳边一阵腥风刮过,鼻尖有强烈尸腐臭味,眼前血红幼体闪动,幼女丧尸,扑倒妇女头部,咧开猩红嘴角,牙齿锋利,对准经脉狠狠嘶哑,扯下一大块肉体,血液喷出,瞬间覆满刘波脸颊,浓重的血腥味让人作呕。

  啊!刘波崩溃般大叫,额头青筋冒起。拿起手枪,也不管目标,乱开一气,直到子弹打完。

  等井然赶来,夫妇二人全部毙命,几枪直接打在大脑,白色脑浆流了一地,混着猩红血液,在黑暗中,格外醒目。

  井然狠狠给了还在颤抖恐慌的刘波几巴掌:“不要慌,不要慌!

  我,我!刘波大喘着气,被血液覆盖的眼睛辨不清东西南北。

  从扔在地上的白箱中取出消毒液体,井然一股脑倒在刘波脸上,拽着胳膊,奔向二楼。

  通检区共有两层,一楼是化验,安检,办理证件大厅区域,二楼则是幽深长廊,两边各一间间办公室,作为存储档案,部门长官办公。

  来到二层,漆黑阴冷,手持手电筒,连开几扇门,都是紧锁,显然有人躲避。当开到第四扇,井然干脆一脚踹开,随便找了个书架子挡住门,扶着刘波坐在地上。大口喘气,远处已经传来丧尸干哑嘶吼,腐烂脚步踏向地板的颤抖。

  稍稍安定,连续的奔跑让井然大口喘气。突然,耳边传来用鼻音哼唱的清婉忧伤旋律,井然寻声用手电照去,发现有名女生蹲在角落,头深深埋在下巴里,双手捂耳,身子蜷缩成一团。

  井然转身拍了拍刘波脸颊:“好了吗?

  好一点了!刘波大口呼气,点点头。

  你看着门。井然持枪走向女生,来到面前,枪口顶着她额头,嗓音冰冷:“把头抬起来。

  闻言,过了许久,女生缓缓抬头,齐耳短发,相貌清秀。捂耳的双手放下,却戴着耳机,一双迷惘的大眼睛没有眼泪,惊恐,只是一片无神空洞,看不见快乐与痛苦,悲伤和希望。

  井然戴上手套,一手持枪,一手摸向女生额头,无论是丧尸还是原体,发烧都是感染的前兆。好在,这个女生体温恒定。

  拔掉女生耳机,井然询问:“逃难来的?

  女生点头。

  井然:“如果想活,跟上。话没说完,被书架顶着的没锁铁门突然被撞开,刘波握紧手枪,却在看见面容的瞬间呆滞,不是别人,那面庞青紫,脖子一大块血洞,咧着猩红嘴角的人正是阿龙。

  开枪!井然大吼。

  却在这迟疑的半秒,阿龙扑倒刘波,锋利牙齿瞬间滑破喉咙,剖开五脏六腑。利用这个缓冲时间,井然得以抢枪致命打在阿龙头部。

  走!井然拉起女生,冲出走廊。旁边房间,一群丧尸正巧撞开铁门,怒吼尖叫哭泣声混杂刺耳,丧尸们陷于新鲜肉体的瓜分盛宴中。全然忽视脚步轻快的井然,让他得以迅速逃离,侧身躲到挂着布帘的厕所,拉开卫生间大门,上锁,这才来得及喘上口气。

  杀了我吧!女生头靠卫生间一侧塑料门,气若游丝,声音无力。

  井然用心听察外面动静,闻言摆摆手:“别胡说。

  这个世界,想要死得其所,也不容易吧。女生嘴角咧开一丝俏皮弧度:“一个时代,总有人适应不了,好像以前王国维自杀,沉浸的太深,对身边这个陌生的世界无所适从,在梦中迷恋原来生活的砚纸的香味。我也一样,想念以前的日子,上学途中的梧桐林荫,老街一角围坐下象棋的老人,一个转身,和善温柔的面孔。

  井然打断:“不要说话。

  你的枪可以直接开吧?女生自言自语问道。

  井然思想全部集中在外面丧尸的走动,根本不曾注意女生的话语和神态间的异常。

  彭!女生撞向罗辉,嫩白的双手突然发力,狠狠按住井然扣着扳机的指头,枪声响起,事发突然,后坐力使得准心偏离,将女生原本清秀白皙的脸颊轰去一半,鲜血滴下,露出白色头骨。

  你疯了!井然瞪大眼。

  女生像木偶般跌在地上,嘴里大口吐血,空洞的眼珠望向井然,说不上是绝望,嘲讽,还是一丝揪心的痛楚。

  丧尸闻声已经赶来,最后看了眼女生,井然闭目按下扳机,开门逃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