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求生笔记 旧时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末日求生笔记小说简介

《末日求生笔记》是作者善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周围环境,第一时间紧握手枪,上翻袖子,看见也没红斑的手臂,长呼口气。勉强站起身,走入蜷在一角的三名女生。望着靠在林晓晓肩头的长发女子,神色疲惫,头冒虚汗,嘴唇发白。  她低烧了!井然举枪瞄准。  林晓晓紧紧地抱住要好女子,以身相护,眼圈通红:“四周死寂,大爆炸过后,隔水层破洞,从上方不断滴落水珠,清脆声音响彻地下管道,间有老鼠吱吱啃噬摩擦。。...

末日求生笔记小说-旧时情全文阅读

  漆黑的下水管道,刺鼻的酸腐味,思维的紧张,体力的透支,一旦休息放松,让刚从生死边缘解脱的井然彻底虚脱,小腿抽搐,胃部隐隐作痛,大口喘气,瘫倒在地上。眼睛余光望着三名女生,脑子却渐渐模糊,眼皮似有千斤沉重,渐渐不辨东西。

  四周死寂,大爆炸过后,隔水层破洞,从上方不断滴落水珠,清脆声音响彻地下管道,间有老鼠吱吱啃噬摩擦。

  不知过了多久,井然醒来,全身酸痛,眼前一片黑暗。愣神许久,等身体渐渐适应周围环境,第一时间握紧手枪,上翻袖子,看到没有红斑的手臂,长呼口气。勉强起身,走向蜷缩在一角的三名女生。望着靠在林晓晓肩头的长发女子,神色疲倦,头冒虚汗,嘴唇发白。

  她发烧了!井然举枪对准。

  林晓晓抱紧要好女子,以身相护,眼圈通红:“只是太累了,她从小体质就差,很爱发烧感冒,这里又这么潮湿。

  井然:“如果你护着她,你们三个!那就全部去死。表情阴冷说完,拉下手枪保险,只等指头发力。

  晓晓!角落女生惊恐叫道:“放李婉一条生路,也给我们俩一条活路,她感染了。

  她没有。林晓晓激动地掀开李婉袖子,胳膊虽有泥垢灰黑,却无红斑。

  那你告诉我。井然下蹲,一把抓住林晓晓头发,伸出自己胳膊,掀开林晓晓衣袖:“你没有,我没有,那个女生,你看看她胳膊,也没有,那你告诉我,母体是谁?

  没有母体!林晓晓瞪大眼,直视井然:“是你自己疯了,疯的以为都是丧尸,都要杀了你。

  你在骗鬼!井然目中凶光一现,突然狠狠打开林晓晓放在李婉肩膀的手,露出一大片红色麻疹。当下冷笑:“以为这样就掩耳盗铃,这是什么,你该不会说是皮肤敏感吧?”

  林晓晓嗓音哽咽:“不是的,不会,她怎么能感染。

  该了结了。井然对准女子额头,在下决心开枪的刹那,林晓晓突然扑过来,将枪打在地上,枪撞地而响,子弹击穿防水层,有水柱溅下。

  井然一愣,看着林晓晓一个箭步冲向枪落地位置,举起手枪,枪口指向井然:“谁杀他,我杀谁!俏脸冰冷,语寒刺骨。

  哼!井然不屑一笑,一步步走向林晓晓,语气镇定:“杀了我,杀了我最好,如果你连我都敢杀,怎么不敢去杀一个快要变成丧尸的人。林晓晓,你没这个胆子,你总是自以为善良,正义,其实在末世,你们这种最害人,比丧尸还可怕。

  你,你不要逼我!林晓晓看着井然步步逼近,嗓音颤抖。

  井然伸手握住枪筒,放在自己额头:“开枪,开呀。

  林晓晓白皙手腕绷紧,手背青筋尽冒,手指似僵在原地,使出全身力气,不能动弹半分。

  井然手心朝上,一使力,枪自然夺了过来。刚要转身,林晓晓又倔强的用身子堵在自己和李婉之间。

  井然目光越过林晓晓肩膀,看着奄奄一息的李婉:“她很快就会变异。

  林晓晓:“是。

  我要杀她,你还要拦?井然盯着林晓晓。

  林晓晓:“我没办法不拦,就像我没办法开枪杀你。相比于你,婉婉对我的意义更深,我们从小人事,最后一段路,我也想跟她在一起。你说的对,我在害他,但不这样,我这辈子不安。

  从小吗?井然下意识重复。

  嗯,林晓晓望着昏睡的李婉:“我来陪她,她也许会好,也许在这里变异,都让我来承受好了。

  黑暗阴冷的下水道,井然大步向前,身后的女生脚步踉跄跟着。突然井然转身,女生惊讶一叫,连连后退。

  林晓晓跟你是同学?井然问道。

  女生点头:“是,我们是大学同学,毕业实习一起来常州县支教。

  井然似听非听得点点头,转身继续向前走,不发一言。脑子思绪纷乱,不断在抉择中犹豫,陷入暴躁的边缘。

  脚步越走越急,却总也驱散不掉,那些温情岁月。散漫的记忆,点滴的细节,随着林晓晓温柔嗓音,一点点浮现。

  十八岁的生日,用心做的卡片,娟秀小字,用笔真诚:“晓晓,时间很快,但我总相信,有人惦记,有人祝福,是一件超级nice的事。

  凌晨的信息,快递小哥的催命电话,跟你合照的姑娘还认真的P照片,老厂区林荫下共度的午餐。真是做梦都会笑出来耶!

  空白处画着吐着舌头的小狗头像,备注:“让本狗舔舔,真舍不得你长大。

  同样落榜的夏天,闭门不出。屋外,阳光刺眼,蝉声刺鸣。独自靠在阳台冰冷瓷砖,蚊子猖獗,是谁打来电话,打到手机烫手。百无聊赖的绝望,把抄在歌词本上的歌曲一遍遍唱,唱到最后一曲蜗牛“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等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隔着电话,哭得伤心。

  坐了十几年的四路车,大铁皮车厢,吱吱呀呀,刹车急猛,大吼大叫的司机师傅。每到放学,挤满吱吱呀呀一样的我们。有一瞬间,我听得到你青春气息的爽朗欢笑,看得到拿着试卷懊恼的神色,闻得到,淡淡肥皂清香,还有长发随风飘动,撩拨在脸的淡痒。如果四路车还在,我们回去坐好吗?一直坐到终点,我陪着你。你总说,你没见过终点站的样子,有一天闲了,一定要去看看。

  回忆突然暂停,井然脚步停止,转身,没有丝毫犹豫停滞,朝原路跑去。留下呆愣的幸存女子。

  大汗淋漓的跑到原地,隐隐听得见低沉的嘶吼,井然寻声打开手电,发现李婉已然尸变,原本白净肌肤遍布狰狞猩红纹路,嘴角咧出狰狞弧度,冲着光亮厉吼,流下血色诞水。紧紧捆绑身体的绳子,在李婉大力挣扎下,已有几处断裂。

  手腕一转,四处环绕,发现林晓晓正死死捂着耳朵,蜷缩在角落,手枪放在地上。

  井然走到林晓晓面前,用力掰开捂耳双手,将她满是泪痕的脸颊抬起,对准光亮打向李婉尸变的位置。

  丧尸冲两个活人发出贪欲嘶吼,林晓晓望着,身体剧烈颤抖,泪水决堤而下。不多时,身姿僵硬,一动不动,神色呆滞,两眼无神。

  井然明白,强烈的刺激已经让这个极度疲惫的小姑娘,彻底崩溃。当下,低身拿起手枪,走向李婉,淡淡道:“这是你的救赎!话完,对准脑门,砰一声,脑浆四溅。

  处理完毕,将林晓晓背起,神色坚毅,奔向远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