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鲠在喉泪难流 第2章 醉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如鲠在喉泪难流小说简介

《如鲠在喉泪难流》是作者幕幕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顾恺风,沈白慕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她就明白这个禽兽不可能会会很紧张。顾恺风从善如流的替她拂开落在眼睛前的长发,温柔如水又细心体贴的将她护在怀里,像是是真的宠爱她似的。他将视线移开,对上那些摄像机,狭长的眼眸顾恺风从善如流的替她拂开落在眼睛前的长发,温柔又体贴的将她护在怀里,好像是真的疼爱她似的。。...

如鲠在喉泪难流小说-第2章 醉酒全文阅读

她就知道这个禽兽不可能会紧张。

顾恺风从善如流的替她拂开落在眼睛前的长发,温柔又体贴的将她护在怀里,好像是真的疼爱她似的。

他将视线移开,对上那些摄像机,狭长的眼眸之中尽是嘲讽,“顾氏多谢各位媒体对我个人私事的关注,不过,我顾恺风跟自己的未婚妻一起出入酒店,怕是还没有必要向各位媒体报备吧!”

言语一出,众人哗然,在座的媒体谁不知道顾氏东家顾恺风早前已经和宋家的千金宋颜夕订婚了,此时又忽然冒出来一个未婚妻,记者当然不会放过这绝好的机会,纷纷将话筒这对顾恺风。

“顾总,早前已经报道出您和宋颜夕小姐已经订婚,请问您现在是要悔婚吗?”

“顾先生,你已经有未婚妻的事情,宋家知道吗?宋家同意了吗?”

“顾总裁,方便透露一下和这位小姐是怎么认识的吗?”

……

话题又被引到沈白慕的身上,强烈的灯光让她下意识的想要逃避,她真不想被拍到自己的脸啊。

感觉到怀中瑟缩的身子,顾恺风唇边多了一抹嘲讽,他看向那些记者,“三日后,顾氏会开新闻发布会,到时还请各位媒体出席见证,只是今日我和我未婚妻的私下约会时间,还请各位要打扰的好。”

诸位媒体也是在采访之前摸清过对方性子的聪明人物,此时得顾恺风松口三日后的发布会,已经是分外难得,若是再执意纠缠下去,只怕是费力也套不找好,得了台阶的记者们灰溜溜的离开,还顺势为两人关上了房门。

人群消失,顾恺风立刻就松开手,对于眼前滑到地上的颓废身形毫不在意,从床头柜里摸出了一支希尔顿,点燃,“你成功了。”

“什么?”

沈白慕愣愣的抬头问他。

“你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场好戏,不就是想当我的未婚妻吗,愿以为你是想要钱,没想到你的野心这么大。”他唇角一勾,眼神擦过她剪水的双眼,冷峻的眉目之中尽是嘲讽。

“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才从一群豺狼虎豹里脱手,转眼就是顾恺风傲慢和不屑,沈白慕今天真是倒霉到了极点,刚才对他才生出的一丝感激,顿时熄灭在他的语气里,“做你的未婚妻,除非我是疯了!”

火气渐渐上来了,沈白慕才顾不上眼前这个男人是身家多么高的男人。

“十万?一百万?一千万?”顾恺风淡漠的开口。

她捏了捏拳头,顾恺风嘲讽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开个价吧,多少才能‘雇’你做我的未婚妻?”

“先生!”

沈白慕捏紧了拳头转过身来,一字一句道:“我很感激你刚才为我解围,不过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未婚妻这种事,不是用钱就可以买到的。而且,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这人一看就是含着黄金勺子出身的大家少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典型,再跟他多说一句话沈白慕都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现在停下来和他说这么一段话,完全是出于刚才替她解了围的恩情,否则,她真的是连眼神都不想施舍给这种男人。

“哦?是吗?”

沈白慕倔强的样子终于引起了顾恺风的注意,顺手将烟头熄灭在身旁的烟灰缸里,他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有了未婚夫还爬到陌生男人的床上,啧啧。”

“你胡说什么!”

“真不知道你的未婚夫知不知道你在床上有多么的荡啊。”顾恺风举步逼近沈白慕,冷冽的唇边勾出一个轻蔑的笑,“都是未婚夫了,还能让你当一个冰清玉洁的处.女,看来你的这位未婚夫不能满足你啊。”

沈白慕被这话刺激的红了眼,“你闭嘴!色胚!”

她抬手就是一耳光朝顾恺风打过去,顾恺风眼神一凛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顾恺风还没见过这么不识趣的女人。

就是要玩欲擒故纵也过头了!

“女人,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真当自己是纯情小公主吗,我让你闹,你自己也该知道适可而止。”顾恺风一把将沈白慕推开。

沈白慕脚下一个踉跄,后腰直接撞到了身后的桌子上,疼的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神经病!

“那么有钱,你买一个未婚妻回去啊,在我这里说这么多,不怕浪费了你这种大少爷的口水吗。”沈白慕重重的冷哼一声,直接转身就走。

人跟人的智商要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才能正常通话。

顾恺风的脸色阴郁的能滴出水来,看着她决绝坚定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他冷冷的扔下一句,“不知好歹。”然后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径自拨通一个电话。

酒店外的天气出人意料的冷,沈白慕拉了拉裙子,她身上没有一分钱,手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只好硬着头皮去问路边的小摊贩借电话打给好朋友林瑞。

可偏偏还没走到小摊门口,就看见路边一道熟悉的背影。

“江浩?”闻言男人转过身来,眼睛里似乎还有一点轻松。

脚下的冰凉顿时上升到沈白慕的心里,如果说他今天晚上就在酒店外面,那么刚才发现在酒店里的事是不是就是他一手策划的?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江浩的脸上,沈白慕看着这个男人,她从大学就开始和他在一起,其间经过的这么多的风风雨雨,他怎么可以设计她?

让她赤裸裸的暴露在那些聚光头前,让她……在所有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她仅剩的尊严,在那群人一次次逼问下磨得体无完肤,而他就在不到一百米的酒店外面静静的看着,看着她在里面苦苦的挣扎。

“小慕,你干什么啊?”

被打了耳光的江浩脸色难看的要命。

“我干什么,我倒是想问问你,你今天晚上去哪了?我喝醉了酒为什么会在别人的房间里!”奋力的挣开江浩的手,沈白慕脑中似乎有什么蜂鸣在嗡嗡作响,这个男人,尽管在两人最苦最穷的日子里,她都陪他挺过来了,现在居然说背叛就背叛了他们的爱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