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狱之亵渎 第五章 三人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炼狱之亵渎小说简介

《炼狱之亵渎》是作者洵爷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头查询,抬头一看树干手上电光下闪现出出妖异的黑色,树干上很光滑细腻,也没任何纹路,这究竟是什么树?  一旁的胖子还在不断地大口喘气,“王同志,上次可被你踩得不轻啊!”  “嘘!低声点,你们看。”秦羽往前指了指。  我往前看去,意外发现草丛里时不时会出现一阵波动,在秦羽和胖子的帮助下我费力的爬了上去,胖子是最困难的一个,秦羽使尽全身力气才勉强将胖子拉了上来。。...

炼狱之亵渎小说-第五章 三人行全文阅读

  只见秦羽猛然跃起,抓住一根树干,轻松的爬了上去。我胳膊有伤,想要如此轻松的爬上去是不可能的。

  在秦羽和胖子的帮助下我费力的爬了上去,胖子是最困难的一个,秦羽使尽全身力气才勉强将胖子拉了上来。

  还好这树{枝干交错}非常容易攀爬,上去后我又向上爬了一点,给胖子腾够了地方,也不知道尸鬼会不会爬树。

  刚才接触树干的那一刻,只觉得一股寒气从手心涌来,那种质感,是石头,不过异常光滑,是玉吗?

  我低头查看,只见树干在手电光下浮现出妖异的黑色,树干上很光滑,没有任何纹路,这到底是什么树?

  一旁的胖子还在不断喘气,“王同志,刚才可被你踩得不轻啊!”

  “嘘!小声点,你们看。”秦羽向前指了指。

  我向前看去,发现草丛里不时出现一阵波动,很有规律的向这里靠近,而且身后也传来了移动声,看来我们被包围了。

  我将手电向后照去。

  后面已经没有路了,密密麻麻的全是巨大的树木,再远些,也能看到巨大的阴影,现在看来显得狰狞无比。

  “恩?那些东西好像停止移动了。”胖子低声说道。

  的确,现在已经听不到移动的声音了,按照刚才的速度,它们应该已经到达草丛边缘了。

  我将手中的黑刀提了提,估计它们很快就会展开攻击了。

  下面的胖子也挥了挥黑刀,蓄势待发。

  过了很久,一点动静都没有,这种等待是最痛苦的,就像你拿了一颗炸弹却不知道什么会爆炸一样,胖子终于按耐不住,开始大声叫嚷:“妈的,要杀就杀,跟老子玩什么藏猫猫。”

  远处还是没有动静。

  这时,秦羽竟然放下了刀,他转过头,

  “短时间内我们应该不会有麻烦,我要是猜得没错的话,那些东西不能靠近这里。”

  仔细想想秦羽的话,似乎有几分道理,树下的石碑应该是族人放的,估计是路标之类的,那么族人势必会在这石碑周围采取一些保护措施。结合这群尸鬼的行为,我的猜测应该是正确的。

  我将我的猜想告诉了他们两个,秦羽听后点头表示赞同,胖子似乎还是有些顾虑。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们还是没办法脱身啊。”

  胖子说得对,现在我们只是暂时安全而已。

  我关上了手电筒,靠在树干上休息,现在只能等那些东西退回去了。胖子是那种耐不住寂寞的人,他不断地找话题和我们闲聊,借此打发时间。

  “我说,司机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种事情谁知道,疑团越来越多,别想了,越想越复杂。”秦羽开始敷衍胖子。

  胖子听后来了劲,不断的作出猜想,我听了听,他的那些猜想没有一点价值。

  这时,移动声突然响起,向这里逼近。

  我立即打开了手电筒,赫然发现有几只尸鬼已经冲出草丛向这里逼近。难道我猜错了?

  他们两人见状立即握紧黑刀,随时准备厮杀。

  只见那几只尸鬼快速靠近,在距大树不到十米时突然传来一阵巨响,地上激起一阵尘土,待尘土散去后,只见尸鬼全部趴在地上,就像被一股强大的引力所束缚一样,不能移动。

  紧接着那些尸鬼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四周也立刻响起了嚎叫声。

  听这声音来判断,尸鬼的数量应该超过百只,已经包围了我们。

  突然,前方那几只尸鬼身上出现了火光,很快就覆盖了全身,自燃?正当我惊讶之时,砰的一声巨响,那尸鬼竟然爆裂开来,一瞬间,火光冲天。

  然后,爆炸声接而连三的响起,刚才冲出来的尸鬼全部自爆而亡,一阵阵热浪向我们扑来,差点将我冲下去。

  看到这一幕,我们几人都瞪大了眼睛。

  胖子结结巴巴的说道:“兄弟,你猜对了。”

  爆炸之后很快又恢复了寂静,只在地上留下点点火星,证明刚才的不是幻觉。

  确定我们安全后,我又关上了手电。

  胖子和秦羽的手电都不见了踪影,照明工具就只剩下了我的手电,必须省着点用。刚才也没问他们手电是怎么消失的。

  “我感觉自从我们来到这里后没有一件事顺心,似乎有人躲在暗处,有人想让我们死啊。”说着胖子又叹了口气。

  有人躲在暗处吗?

  估计是冲着我来的,没想到我还没开始调查,有人就开始动手了啊。虽然和这胖子认识不到一天,但感觉是个可靠的人,他还救过我的命,而我现在竟然把他拖下了水。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啊”秦羽纵身跳了下去。

  胖子听后叹了口气也纵身跃下。

  我正想跳下去时,底下传来了秦羽的声音,

  “你就别下来了,再往上爬一点,开始守夜吧!过会我上去换你。”

  看来今天晚上得在这里过夜了。

  我起身向上爬了两三米,找了个大树叉开始守夜。这树另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越往上树枝就越密集,在顶部似乎包裹着什么。

  在现在这个高度已经看不到天空了。

  那些尸鬼自爆后,草丛里的就安静多了,不过没有离开,有的还不时换位置。

  时间长了我就发现那些尸鬼在前方大致围了一个半圆,后面的看不到无法判断,估计也是个半圆。它们无法接近这树的周围,范围应该是以树为圆心二十米为半径的一个圆。

  下面不时传来胖子的声音。

  “秦羽兄弟啊,你身手不错,那学的。”

  “秦羽兄弟啊,你平时都干什么啊”

  “你什么文凭啊,我初中毕业就去闯社会了。”

  ················

  我根本听不到秦羽的回答,可那胖子热情高涨一直问个不停。

  秦羽其实也是个健谈的人,不过他从来不和不熟的人闲聊,这胖子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天,虽然救过我的命,但是要完全放下戒心是不可能的,秦羽还不信任这个胖子。

  这是人的本能吧,自我保护的本能。

  也不知道守了多久,后面又传来了窜动声,我以为是尸鬼换位置便没在意。

  这时,后面传来一阵清脆的铃响,这声音入耳之后直窜大脑,将倦意全部驱散,我整个人都为之一振。

  不过,荒郊野外哪里有铃?

  我立即打开手电查看后方,并且通知了他们两个,

  “都别睡了,有东西来了,在后面”

  之后就听见起身的声音,他们两个应该已经在警戒了。

  后面铃声未断,还在响个不停。

  突然,四周开始躁动,尸鬼全部开始移动,草丛中泛起巨大的波纹,而且是在远离这里,退了?

  铃声越来越近。

  在黑暗的夜色下,竟然亮起了点点火光,是火把!人类吗?

  很快就有东西进入了可见范围。

  那是个四人的队伍,他们一袭黑衣,手举火把缓缓接近,脸被帽子挡住看不见。

  走在最前头的人手里拿了个东西正在不停地晃动,是铃铛!

  刚才的铃声是他们发出的不会错。

  他们已经进入了刚才的范围,不过他们没有任何异常,看来是人类。

  来到树下后铃声戛然而止,我能看到秦羽,胖子和那四个黑衣人相对而立。

  这时,为首的那个黑衣人退下了帽子,可惜在树上看不清容貌。接着,树下传来了一个陌生男性的声音。

  “可算是找到你们了,秦羽,左平”

  他竟然知道我们的名字!

  “你们是谁?还有,你们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这是秦羽的声音,胖子似乎没有说话。

  “家族里有你们每一个人的名字,我不知道才奇怪吧!我是来接你们的。”

  “接我们?”胖子终于出声了。

  “你们被送错了地方,很抱歉造成这一切,不过,很高兴看到你们活着。现在,和我们一起回去吧。”

  “去你妈的,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胖子发飙了。

  胖子此话一出,只听三声拔剑出鞘的声音响起,要动手了啊!

  “刚才的话我可以认为是你受刺激后的胡言乱语,毕竟看到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不过,我不希望再听到一遍,你们相信我也好,不相信我也罢,我接到的命令是带你们几个回去,不过没说是死的还是活的。”下面传来了这低沉的声音,充满着威胁的气息。

  胖子也是个有眼色的人,知道现在我们处于劣势,听到警告后便不再作声。

  “那好,你们不作声,我当你们答应了,树上的那位可以下来了。”

  我起身跃下,落地时一个翻滚卸去了冲击力,迅速站了起来。这才看清那个人的脸。

  一头短发,面目清秀,还带着眼镜,很文气的一张脸,尤其是那双眼睛,时刻散发出一股斯文,看上去是那种很好相处的人,不过想起刚才那番话,我就觉得这个人不简单,绝对不能深交。

  起身后,我就来到了胖子和秦羽身边,那三个人这时也褪下了帽子,其中一个是一名老者,头发和胡子一样花白,满脸褶子,但眼睛透着一股精光,不可小觑。另一个是一个年轻人,年纪应该和我们差不多,长得很平凡,就像我们一样,没有过人之处。最后一个着实让我惊艳了一把,没想到最后一个是个女的,留着一头长发,干练的扎成马尾,瓜子脸,五官匀称,搭配得刚刚好,是我见过的女性中最漂亮的一个了。不过这姑娘眉宇间散发出一股孤傲,眼睛里又透出一丝孤寂,一个眼神就拒人于千里之外,很特殊的气质。

  我和胖子两人当时就看呆了,我还可以,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胖子一直盯着人家看,就差流口水了。我碰了碰胖子低声说道,

  “别看了,小心把他们看毛了,顺便把我们灭了。”

  胖子压低声音,“屁,爷看她,她应该感到荣幸。”

  秦羽这时向前走了一步,伸出了手。

  “认识一下吧,我叫秦羽。”

  对面的男子显然没想到秦羽会这样做,一脸惊异之色,不过很快恢复了平静,他也伸出了手。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杜林,这位老者是杨文兵,另一位是杨中,这位是我的妹妹,杜玲。”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