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蜜婚,顾少挚爱请别走 第1章 虐欢之代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盛宠蜜婚,顾少挚爱请别走小说简介

《盛宠蜜婚,顾少挚爱请别走》是作者刘小星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沈久思,顾邺城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沈久思开着车在马路上狂飙,霓虹闪动,车速了爆表,她漠视了阻路的交警,一路踩着油门上了山。狂风从开着的车窗涌进,沈久思的手了冻的快也没知觉了,沈久思放慢速度了车速狂风从开着的车窗涌进,沈久思的手已经冻的快没有知觉了,沈久思放慢了车速,寂静的盘山公路上半点人影也无。。...

盛宠蜜婚,顾少挚爱请别走小说-第1章 虐欢之代价全文阅读

沈久思开着车在马路上狂飙,霓虹闪烁,车速已经爆表,她无视了拦路的交警,一路踩着油门上了山。

狂风从开着的车窗涌进,沈久思的手已经冻的快没有知觉了,沈久思放慢了车速,寂静的盘山公路上半点人影也无。

“沈久思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和你那个婊子妈休想从我手里拿走一分一毫的家产。”

“你知道为什么爸肯承认你这个女儿吗?”

“听说,南建集团的老总有特殊嗜好,你,很合那个老头子的胃口。”

……

原本变慢的车速突然之间又快了起来,沈久思开着车,伸手不见五指的山间,寂静的只有引擎的声音,沈久思白皙的脸上布满泪痕,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

凭什么?她总是不被爱的那一个人。

沈久思开着车,一路未停,不知不觉已经开到了邻市。车子一路开进闹市,夜色浓稠。

沈久思穿的很少,从家里跑出来的时候只穿着黑色的吊带裙。

沈久思将红色法拉利停在酒店的底下停车场,没有丝毫犹豫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沈小姐您确定要这样做吗?”

沈久思看了看电梯显示器上负一的标志灯,勾着红唇笑了笑,“确定啊,怎么?免费送上门的新闻,你不想要?”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秒,迅速的回道:“好的,我会马上安排人过去。”

沈久思乘电梯上了六楼,她踩着高跟鞋,看着拎着包急匆匆跑来的瘦小男人,眼尾上挑,“你就是林先生派来的人?”

“是的,沈小姐。”

沈久思眼尾扫了扫他后面戴眼镜的男人,点了点头,“成,那我们进去吧。”

说着迈着步子就往里走,门童伸手拦住她,“小姐,请出示请柬。”

沈久思笑了笑,拿着早上从沈肆那里拿到的黑色烫金封面的请柬递了出去,红唇勾起,摇曳生姿。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各色人物端着香槟在游走着。

沈久思看着眼前这群非富即贵的人,一个个的打量过去,“喂,你跟着我。”

“等等,沈小姐,这是针孔摄像机,您随身携带,我会远程接收您的录像。”

沈久思顶着男人手上精致的戒指,轻笑,“是我小瞧你了。”说罢接过戒指,撩了撩头发,大步离开。

沈久思是个名副其实的美人,纤腰丰臀,上围可观。最重要的,是她这张脸,精致的眉眼之间流露着极尽风姿的妩媚。

沈久思四处转悠着寻找着下手的目标,不知不觉间三杯酒下肚,已经有些微醺。

孟思域骂她婊子,沈肆不在乎她这个女儿。

她今天,就要让沈家名誉扫地。

据她所知,楼上的包间里,才是这场宴会的重头戏。核心人物既然在楼上,那么她何必在这大厅里瞎晃悠。

她要搞的,可是大新闻。

沈久思思考着这个问题逃离纷乱的人群,自顾自的往楼上走,推开最里面的包间。

耳边的喧嚣消失了,鼻尖是淡淡的松香味,意识朦胧间,她看见包间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

身体里那股倔强的欲望支配着她朝着那个男人靠近,她凑近男人的脸,好闻而又清新的味道扑进鼻尖。手上的戒指不经意间记录着两人亲密的姿态,沈久思看着男人寒冰一般的脸,假装酒醉不知廉耻的往男人身上靠。

看着这张好看的脸,还有这人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场,一看就不是个俗物。想到自己今晚要搞个大新闻的计划,沈久思觉得,这些照片足够了。

这样想着,沈久思从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上离开,迈着醉步就要离开,却猝不及防的被拉住了手腕。

“这位小姐看样子是喝醉了?”阴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沈久思打了个哆嗦,颤抖着,“是,是啊。”

“嗯,逻辑还很清晰,看来是还不够醉啊。”白衣男子笑着,看了一眼桌上早已准备好的香槟,正好他今日不太想喝酒,刚好有小白鼠撞上来,不如让他替他试试这酒,“既然来了,喝了这杯酒再走吧。”

片刻之后,被灌了酒的沈久思浑身泛起燥热,陌生的情潮在身体深处不安的躁动着。她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附了上去,“你身上好香。”沈久思歪坐倒在男人怀里。

白衣男子不为所动的看着怀里的女人,脸色潮红的动情模样,一双桃花眼水波流转。身后立着的黑衣人在暗处悄悄的出声,“是否需要我把她扔出去。”

白衣男子勾了勾嘴角,看着勾着他的脖子,难耐的在他怀里扭动着的女人。

他倒是很想知道,是谁有那个胆子,敢再他的地盘给他下药。

“不必,你去查查,她从哪儿来的,还有,是谁有那个胆子给我下药。把东西都给我清理干净了。”

说完,他摘下沈久思手上的戒指扔了出去,在阴影处的人捡起戒指抱拳之后便消失了。

沈久思看着面前一张一合的红唇,像樱桃一样,喉结滚动,毫不犹豫的咬了上去。

一夜春宵,顾邺城很多年没有碰过女人,身下女人的身体唤醒了他沉寂的欲望。

看着洁白床单上的红色血迹,顾邺城凤眼眯了眯,狭长凛冽的像是一把名刀,那里有刀光,还有风花雪月。

沈久思醒来的时候,耳边有浴室传来的水声,轻轻动弹了一下,四肢百骸传来的疼痛让她想起昨夜的疯狂。她居然睡了一个男人,沈久思看着自己白皙的皮肤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很可耻的红了脸。

她居然睡了一个陌生男人,耳边孟思域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你和你那婊子妈没什么两样,一样的下贱。”

沈久思突然就觉得有点凄凉,为什么老天爷总是把她往绝境里推。她母亲不是贱人,她也不是。

她的本意只是拍些暧昧的照片捅大新闻刺激一下沈肆,可是,谁能料到,她竟然……

沈久思自嘲的笑笑,反正照片已经传出去了,贞操没了就没了吧,这一次,沈肆估计气死吧。

在浴室的水声里,沈久思忍着疼痛,将地上充满酒味的衣服捡起穿好,悄悄的离开了房间。

浴室里的男人穿着浴袍走出来,头发还在低着水,看着空空的房间,勾着唇轻轻的笑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