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千红 第2章 张道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染指千红小说简介

《染指千红》是作者斥色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曲凝香,郁弦音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曲凝烟会觉得,她这句话真的太完美的了,不但直接表达了自己的孝心,还体现出了自己的当担,宜佳公主定会为有自己这样的女儿为荣!“咳咳!”谁知宜佳公主听见曲凝烟的话,脸色唰地一曲凝香哐地一下站了起来,生怕宜佳公主挺不过去,手足无措地看着宜佳公主:“娘,娘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染指千红小说-第2章 张道士全文阅读

曲凝香觉得,她这句话实在太完美了,不仅表达了自己的孝心,还体现了自己的担当,宜佳公主定会为有自己这样的女儿为荣!

“咳咳!”谁知宜佳公主听到曲凝香的话,脸色唰地一白,猛地咳嗽起来,唇角还咳出几丝血丝。

曲凝香哐地一下站了起来,生怕宜佳公主挺不过去,手足无措地看着宜佳公主:“娘,娘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宜佳公主虚弱的眼神竟然崩出几丝凶狠之色,“你那父亲眼里只有兰姨娘,何时顾你我母子死活?兰姨娘一直视你我为眼中钉肉中刺,以前有我护着你,我若死了,只求你能护住自己,你那爹爹和姐姐,还用得着你来照顾?”

曲凝香“啊?”了一声,宜佳公主这番话的信息含量太大,她尚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她穿越前的野史来看,宜佳公主贵为公主,嫁给曲府做正夫人,诞下一女,是曲府的女主人,怎么按宜佳公主现在的说法,她如今病危,倒跟“兰姨娘”有几分关系。

“凝香。”宜佳公主终于缓过气来,“你今年就满十五岁了,再等两年,便到了你适婚的年纪,你和尹府二公子早已立下婚约,等你嫁过去,一定要相夫教子,不得再如此胡闹了!”

“啊?”曲凝香这次被吓得下巴都快掉了。

婚约?相夫教子?什么鬼!难不成她穿越过来就是替原主嫁人的吗?怎么可能!

“凝香,娘舍不得你……”宜佳公主嘱咐完了,手指眷念地抚上曲凝香的脸,眼中慢慢溢出水光,“你还这么小,娘若是走了,你可怎么办啊……”

曲凝香听到这里,心中蓦然也升起一股酸涩的感觉。

世间最感人的莫过于真情,即便眼前的妇人对她而言只是陌生人,可她对她女儿的感情,却足以让她心疼。

曲凝香心中五味杂陈,她吸了吸鼻子,终于真心实意地唤了一声:“娘。”

“凝香,凝香……”宜佳公主哽咽地唤了几声曲凝香的名字,唇角缓缓勾起一个明媚的弧度,最后头一偏,软软地倒了下去。

从宜佳公主逝世,直到布置灵堂,曲凝香都没有见到原主父亲的身影,她这才明白宜佳公主走前那一番话的意思。

依照习俗,曲凝香要在灵堂守灵三日,偌大的灵堂出了曲凝香,便只有楚儿和宜佳公主的棺椁,显得格外冷清空荡。

整夜未眠,曲凝香有些昏昏欲睡,正当她意识开始迷蒙的时候,灵堂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

“张道长,这里就是大夫人的灵堂,您看可有问题?”模模糊糊地,曲凝香听到一个千娇百媚的声音。

曲凝香打了个激灵,猛地清醒过来,发现灵堂内不知什么时候,涌进来一大群人。

一马当先的是一个八字胡,一手拿着拂尘,一手托着罗盘道士。

他长着一对细小的鼠眼,眉毛缺了一半,嘴巴稍向前突,嘴角还长了一颗巨大的黑痣,活像一只尖猴。

在道士身后,并排立着一男一女。

男的四十来岁的样子,板着脸,看起来刻板威严,女的三十多岁,容貌昳丽,眉眼上挑,显得妩媚勾人。

楚儿一看到来人,连忙站起来躬身行礼:“老爷,兰姨娘。”

曲凝香挑了挑眉,原来这就是她那个便宜老爹,和拴住了爹爹心的兰姨娘啊。

张道士闭着眼,使劲吸了吸鼻子,肃然道:“就是这里,贵府的怨气,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曲老爷和兰姨娘相视一眼,兰姨娘眼睛闪了闪:“那……敢问张道士,可有破解的法子?”

“夫人莫慌,待贫道查出怨气来源。”张道士说完,眯着眼托着罗盘在灵堂内四处走动,口中还念念有词。

眼见着张道士都凑近宜佳公主的棺椁了,曲凝香忍无可忍,质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三姑娘,凝柔突然大病,大夫都查不出源头,定是有鬼,张道士可是得道高人,可不要打扰张道士做法啊。”兰姨娘皮笑肉不笑道。

“这房间就两个活人一个死人,你说有鬼,你说谁是鬼?”曲凝香怒道。

宜佳公主刚死,兰姨娘就带着道士在宜佳公主的灵堂前说有鬼,不正是映射宜佳公主是鬼吗?

死者为大,就算她只见过宜佳公主一面,但宜佳公主好歹是这具身体的母亲,曲凝香实在看不下去他们如此污蔑死者。

曲老爷眉毛一竖,冷声呵斥道:“凝香,不得胡闹!”

“我胡闹?”曲凝香怒极反笑,“娘亲尸骨未寒,你就带着道士来做法,你说究竟是谁胡闹?”

曲老爷一见曲凝香竟敢反驳自己,脸色顿时黑了,正要发怒,张道士忽然“呔”地一声,指着曲凝香急速道:“急急如律令,何方妖孽,还不速速现行!”

兰姨娘一怔之后,急忙道:“张道长,你可查出什么了?”

“此女身上带着亡者的怨气,不适合住在离亲人近的地方。”张道长指着曲凝香道,“不然不仅令女的病好不了,连老爷和夫人,也会有危险啊!”

“道长可有破解之法?”兰姨娘一听,脸色顿时慌了,就连曲老爷都皱了皱眉。

“怨气久了,自然就消了,只要这段时间,此女离你们远些就好了。”张道长捏着他的八字胡,慢悠悠道。

兰姨娘眼神闪了闪,迟疑地看向曲老爷:“老爷,您看……”

“荒谬!”曲凝香终于忍不下去了,“鬼神之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身上有怨气了?”

张道士怒哼一声:“本道乃茅山唯一亲传弟子,自幼便开了天眼,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你们若是不信贫道,又找贫道过来作甚!”

语罢,他一甩袖子,作势要夺门而出。

“张道长留步!”这一次,连曲老爷都沉不住气了。

“老爷,张道长是得道高人,他说的话不得不听啊!”兰姨娘劝道,“竹院不是还空着吗?要不让三姑娘先搬去竹院住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